重要公告>>>"自家"烘培的同好們, FR聚會在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六7:00PM, 要參加直接提著豆子來吧, 第一次參加請詳見本站 聚會公告
2010年12月3日

台下的一段對話

撇開賽後的風風雨雨,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 是初賽第一天, 我在音控後台遇到的一隊比賽選手.

當時我在舞台旁, 等著自家的選手上台作準備, 因為我知道他是第一次出賽, 狀況在所難免, 成敗對我而言已無輕重, 如同其他六十位選手一樣, 一路上他已盡全力以求表現. 而我也無須替他擔心.

就在此刻, 我還有閒暇餘力注意四週所發生的情事, 於是我觀察到一位剛步下舞台的選手; 說是一個隊伍可能稍嫌多, 我甚至懷疑台下有沒有她的親友團.

我聽到那位選手與在旁助手的互動, 依年紀及對話, 請容我推斷他們是一對父女, 代表著某某咖啡出賽, 女兒是選手, 父親是唯一在旁的助理, 比起其他選手, 他們的搭配顯得孤單, 而缺乏資源. 你應該也沒聽過他們的名號.

那女孩沒有自己的磨豆機, 用的是比賽指定的MAHLKONIG K-30, 在台上似乎出了狀況, 使得整場表演走樣, 流速出不來, 下台後她漲紅了臉, 不知所措等待責罵的姿態, 長者助手著急的問她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她說工作人員告訴她 "磨豆機刻度不能更動, 但可以調整咖啡機",  我不懂這一句話的涵義, 也許, 是她因為著急聽錯了現場工作人員指示, 也, 也許她接收了大會錯誤的指示. 之後, 那位助理向大會人員抗議與尋求合理解釋, 但直到我目光離開, 他們都未得到大會的任何說明.

我把當天的比賽看完, 心裡想, 要是那位父親如果能站在台上, 有著權杖般的身分穿梭於評審間, 並及時作應變, 化解不必要的障礙, 雖然無法進級, 但也許分數不會這麼低, 可以多爭取一些分數. 把整場表演run完.

雖然不是Barista的咖, 但我喜歡欣賞WBC的正規比賽影片, 台上除了選手, 怎麼數都是七位評審, 一位主審, 兩位技評, 四位感官, 乾乾淨淨, 不多不少, 甚至連主持人與攝影師都得站一旁. 而今年的TBC, 我一直覺得眼睛有問題, 每場比賽多到連誰的角色我都分不清了, 有即時翻譯, 有計時, 有我不知道幹嘛站在那裡的人, 還有一下翻譯一下喵感評記分表一下與主審竊竊私語...整個舞台如兒戲般熱鬧滾滾, 到決賽再加上一堆媒體, 我想, 那位父親, 恨不得是其中一位吧.

咖啡大師賽最終的目的, 不在於區賽冠軍, 而是推廣咖啡文化產業, 再者, 盡其所能, 集結區賽的好手, 爭取國際的榮譽. 讓台灣咖啡水平向上提升.

我接觸到的選手, 代表著不同團體與背景, 儘管資源不一, 但是目標都是唯一, 就是能呈現最佳表現給這個舞台, 傾全力爭取代表台灣參加WBC自許. 鄰近的韓國也剛結束KBC, 他們已經懂得邀請國際評審, 為的是提升評分水平, 評選一位真正能代表國家的隊伍, 爭取整體榮譽. 那我們呢? 還在想扮演一位父親的角色嗎?

請讓舞台的精彩可期, 讓所有選手步出舞台之後, 都暗許著: "我為比賽盡力了, 謝謝您們讓我參與其中."

HEMiDEMi Technorati Del.icio.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

1 意見:

hurling0 提到...

希望這位女孩能繼續保持對咖啡的熱情,不要被這種事擊倒呀~